6月1日,@CHERRY中国 官博在微博抽男孩送机械键盘”,引发女性粉丝吐槽,随后官博激烈回应,发多条微博暗讽,该事件迅速引爆舆论场。

 

一时间,互联网上掀起对“田园女权”的群嘲,部分激进女权主义者对各种“涉嫌性别歧视”的信息进行攻击,迅速激化矛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且听清博君为你细细道来。

 

 

 

 

Cherry中国怼粉丝:
是“大快人心”还是“恶意带节奏”?

 

 

 

 

首先介绍一下,Cherry是德国的键盘制造厂商,其机械键盘品牌在电脑外设中算得上数一数二。此次引发争议的@CHERRY中国 为北京爵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官方微博,是Cherry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

 

6月1日,@CHERRY中国 发了一条儿童节转发抽奖微博,内容是“每个男生都是长不大的孩子”,以及“抽4个男孩送”机械键盘等。

 

 

 

 

 

 

一女生回复“女孩不配玩游戏?”被赞到了热评第一位

 

 

 

1.jpg

 

 

 

@CHERRY中国官博另发一条微博,表示给女生也准备了口红和香水。

 

2.jpg

网友回复男生送键盘女生送口红和香水”为“刻板印象”,再次被热赞。

 

 

随后,官博抽奖微博评论区开怼该女生。至此,越来越多两极分化的讨论涌现出来。

 

 

一部分女性主义者据理力争,对官博的说法提出质疑

 

3.jpg

 

而更多的簇拥者则是一棒子将她们打成“田园女”,进行挖苦与暗讽。

 

 

紧接着,@CHERRY中国 发布一条长微博,以官方号及个人的口吻表达了对此事的看法,言辞激进。

 

 

事情持续发酵并上了热搜,@CHERRY中国 趁着热搜热度正火,再次进行一波营销抽奖,并发布十多条暗讽的评论不嫌事大似地继续扩大性别对立

 

而网友也扒出@cherry中国 的黑历史。

 

 

但此时,随着官博引战,默许粉丝该女生进行网络暴力,甚至鼓励仇视女权者的聚集网民争论的焦点已经从@cherry是否存在刻板印象”“性别歧视”上升到“女权主义”引起两派的对立和争吵

 

随后,@CHERRY中国 老板@韩伯翰 发布长微博力挺员工,似有性别歧视和刻板印象的热度营销到底姿态

 

 

 

 

 

 

@CHERRY中国 赚足热度和流量的同时,网友也在不遗余力地模仿造句、玩梗嘲讽,掀起了一股讨伐“女权”的狂潮。

 

 

 

 

Femenism的前世今生:
是“解放女性”还是“性别平权”?

 

 

 

 

女权”这个话题有着漫长的历史。

 

一个世纪以前,妇女们抗争的主题是争取劳工权益,为一个得以走上工作岗位的机会而斗争。

 

很快,“同工不同酬”、“性骚扰”等问题浮现,两性关系不平等成了新时期女性们抗争的根源。

 

去年席卷全球的#Metoo反性侵运动,再到前段时间的反堕胎法案,女性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抵抗强权。

 

 

但是发展到后来,“女性主义Femenism”也陷进了某种怪圈。

 

诞生自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女性主义社会运动中的“激进女权主义Femenism Radical”思潮影响至今,这种“激进女权主义Femenism Radical”将男性设置为假想敌,怒气冲冲的进行情绪宣泄。

 

比如这种。

 

4.png

 

但其实,在“性别刻板印象”下,负面并不只针对女性,许多男性也活在刻板印象的阴影下,比如男生化妆容易被诟病。

 


 

正如上图所示,激进女权主义打着女权主义者的旗号攻击男性,企图寻求自己的有利地位,既不履行义务,又要享受身为女性的特殊权利。

 

而真正的女权追求平权,是要斩断女性身上的枷锁,寻求男女平等,是一种双向的解放,它所追求的不是女人——在男人之上”,而是“人:男人和女人”。

 

可在以自由之名进行野蛮之实“激进女性主义Femenism Radical”的负面影响下真正的女权也变得不受待见

 

 

 

 

“杠精”的狂欢:
“田园女权”与“直男癌”的情绪化骂战

 

 

 

 

正如前文所述,这种极端化的女权或者反女权主义言论,都加深着人们对“女权”的反感。

 

 

 

这些极端的女权主义和反女权主义者,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就上纲上线,说白了就是用自己的“小众”来胁迫“大众”。

 

5.jpg

 

互联网匿名性导致人们在网络空间中受到的社会约束较小,因此可以相对自由地表达个人情绪和态度。

 

当“情绪化遇到“女权”这种“易燃易爆炸”的话题时,理性讨论已经不可能了。

 

6.jpg

 

人们轻易地被情绪裹挟,极端的女性主义和反女性主义者甚至发明了“田园女权”和“直男癌”这种充满负面色彩的词来“妖魔化”对方

 


 

用这种贴标签的方式,一棍子打死一个性别,试图在这种充满贬低和抹黑的称呼上,获得凌驾于另一方的优越感

 

网络环境中,当你试图对两性话题进行讨论,很容易被直接扣一个“田园女权或者“直男癌”的帽子,完全堵住了沟通的可能性。

 

只能陷入一场场恶语相向、不死不休的骂战中。

 

7.jpg

 

在这种无休止的撒泼对骂中,公众对于女性群体争取其正当权力的同理心,正被一点点消磨殆尽。

 

“女性主义”被污名化,一种谈“女权”色变的风气正在扩散开。

 

 

参考资料:  

丁丁哔哔八 CHERRY中国:激化性别对立的一场自杀式营销

新京报  110个妇女节:我们该成为哪一种“女权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