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清博研究院 徐志丹、张洵

2020年行业生态发生了巨大变化,疫情冲击只是一个方面,更多是行业内生性要素所引发的,比如资本、技术、人力还有社会需求的改变等等。

 

回眸2020年,疫情的爆发创造了大量的线上需求,各互联网子行业如社交、短视频、在线教育、在线办公、游戏、美妆等获得了十足的发展,甚至目前热议的社区团购模式也是在疫情期间起死回生的。

 

但疫情之后,行业格局发生巨变,代表社会未来发展方向的行业,比如新能源汽车迎来大爆发;而驱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互联网行业的内卷化加剧——随着反垄断等相关政策措施的出台,互联网巨头的形象急转直下,2020年无疑是一个分水岭。

 

展望2021年,疫苗仍是全球最重要的关注点,中国宣布疫苗全民免费,和其它国家“屯疫苗”举动形成鲜明对比;新能源汽车的高景气将扩散到整个新能源产业链和供应链;从社会生态来看,以影视业为例,明星收入大幅缩水,侧面反映人们生活的不易,而影视业监管趋严使得实力派演员更受欢迎,国家下架一些不合监管的影视作品,与人们的需求层次提高相匹配;互联网仍将被内卷化和反垄断所笼罩,行业发展面临拐点,未来将公平大于效率;消费下沉遭遇阻力,在政策的监管下,资本可能会放弃“白菜”的流量,加强企业技术创新;从企业生态来看,在政策“去杠杆、去产能”的大背景下,有些企业的危机是自身、疫情、周期、体制等多因素共同造成的,刚性兑付被打破是历史的必然。

疫苗——人人享有“疫苗权”

所谓“疫苗权”,其实是指在目前疫苗供给缺口下,一种疫苗接种的优先权排序。接种疫苗是表象,谁先接种才是重点。很显然,在“疫苗权”这个问题上,发达国家比欠发达国家更有优势,高收入人群比中低收入人群更有优势。

 

现在新冠疫苗虽然已经研发出来了,但是量产需要时间。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专家测算,若群体免疫,全球大约需要至少100亿剂新冠疫苗。而根据中金公司的测算,到2022年初,五大海外疫苗公司的累计产量能达到68亿支以上。也就是说,即使不计较成本,到2021年底还是有不少人无法接种疫苗。

 

根据杜克大学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各国“预购”的新冠疫苗订单达到96亿剂。其中,仅美国、欧盟、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就包揽了34亿剂,超过总预购数的1/3,这些国家和地区甚至有屯疫苗的嫌疑。这也就意味着许多发展中和欠发达国家和地区,要更晚接种疫苗,甚至可能因为成本问题而迟迟无法接种,推迟到2023、2024年都是有可能的。这就在某种程度上人为拖延了疫情结束的时间。

 

中国已经宣布疫苗全民免费,不仅如此,我国生产的疫苗也开始向全球各地出口,目前巴基斯坦,匈牙利,土耳其,巴西等国家都正式向中国提出了疫苗订购申请,至少有10多个国家与中国的生物科技公司签约。毫无疑问,中国已经走在了疫苗生产和全球推广的前面,为人人享有“疫苗权”而努力。

 

新能源——高景气将从新能源汽车扩散到整个新能源产业链

新能源取代传统石化能源是大势所趋。传统石化能源因为其不可再生性以及环境污染,已经难以承载人类社会持续的能源需求。清洁能源的商业化探索正在可实现的路径之上,包括太阳能、风能、锂电、氢能源等,在技术和商业化上已日趋成熟。

 

从目前新能源汽车的火爆来看,新能源技术突破和商业化已经成为现实可能,而且这种趋势开始延伸到整个新能源产业链和供应链上。随着技术的突破,政策的支持,资本的追逐,中国新能源产业链愈发成熟。现在上中下游都有超千亿市值的公司,如隆基股份、宁德时代、比亚迪等。而且中国的造车新势力如蔚来、理想、小鹏表现也非常亮眼。

近期高瓴资本158亿重仓隆基股份,完成了新能源版图包括上游光伏、中游锂电池、下游汽车的系统布局,可见这个在市场上有影响力的机构对于新能源产业链的看好已经是战略性的。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景气度提升,是政策、技术、资本、人力等要素合力的结果,即使短期板块价位较高,但从长期看,新能源取代传统能源的巨大市场空间将填充短期泡沫。

 

影视行业——监管趋严,需求层次提高,实力派明星更受市场青睐

明星是社会群体中高收入的代表,但现在也陷入了无戏可拍、直播带货、扎堆综艺的窘境,更有明星出现感情纠纷、财产分割等问题。再就是影视行业监管趋严,比如针对抄袭、价值观不正、抗战雷剧等的监管,都在凸显影视行业的竞争加剧,实力明星更加受到市场青睐。明星的生存空间变窄,其实从另一个侧面映射出市场对高品质影视作品的渴求,民众精神文化层次的提高。

 

疫情影响了影视剧的制作,《2020明星年度消费影响力报告》显示,2020年剧集作品的产出较去年同比下降21%,高达64%的明星居然无一部戏播出。没戏拍的明星转而跨界,朝着网红蠢蠢欲动,大多人都入局了直播带货。该《报告》指出,今年第三季度,仅淘宝直播这一平台的明星直播带货数量便超过10万场。

 

更有明星转换身份发展副业,打造另外一面的IP人设,“咖啡师”林俊杰,“赛车手”吴亦凡,“电台主播”陈奕迅……明星们以爱好为基础,展现更丰富的个人面,拥有更多标签,在过去大众熟悉的身份特征上,他们开始开拓另一条可能的道路。这也是今年以来娱乐圈加速强化的一个趋势。

 

此外,明星扎堆上综艺节目的现象也非常明显,导师与选手之间互换身份,演员与唱跳偶像们在各类节目中多次碰面。比如《向往的生活4》、《乘风破浪的姐姐》、《演员请就位》等节目,会发现嘉宾特别多,而且很多都是大咖,感觉不像是在做节目,而是明星在赶集赚钱。除了扎堆综艺,娱乐圈还有扎堆官宣离婚,这背后牵扯的经济利益以及婚姻背后的利益不均衡,都对这些事件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互联网大厂——巨头或放下“白菜”流量,发力技术创新

自从人民日报发文批评互联网巨头“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之后,社区团购成为大家关注的敏感地带。近期虽然有传出几家巨头退出社区团购的消息,但都没有得到证实。

 

随着反垄断政策的陆续出台,互联网巨头的扩张战略必然会受到影响。虽然说互联网内卷不可避免,行业垄断格局也难以打破,但是,从长远来看,互联网行业和企业要获得实质性发展,科技创新是源动力。只有科技创新才能拓展新的市场需求和空间,把企业从“与民争利”的小格局中释放出来,真正做有利于行业、有利于社会发展进步的大事。

 

虽然没有美国马斯克一样“手可摘星辰”的豪气,国内互联网大厂其实在近年来也建立了不少技术研发中心,投入也不可谓不大。阿里有达摩院,腾讯有实验室矩阵,百度有百度研究院,华为有“诺亚方舟”2012实验室。而且这些研发中心正在为中国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未来而努力。

 

2019年华为的研发费用投入为113.34亿欧元,包括BAT三巨头、中兴、中国建筑和中国石油的总计研发费用投入为117.69亿欧元,刚好与华为一家公司的研发费用投入持平。这说明以BAT为代表的的互联网巨头,在技术研发投入上还有不小的空间。2020年9月30日,在2020年度阿里巴巴全球投资者大会上,阿里巴巴首次披露,这几年,阿里在技术和研发上的投入每年都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

 

智能手机——内卷化中求生,全身交互设备潜力待挖掘

传统智能手机诞生十余年,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手机俨然已经成为人们身体的某个部分,发挥着通信、社交、娱乐、办公等功能。从苹果开创性地实现手指触摸功能开始,传统智能手机经过硬件和软件的不断升级,摄像头更清晰,屏幕更大,运行系统更快,以及指纹解锁、人面识别、无线耳机等,都在不断刷新人们对智能手机的认知。

 

但近年来,传统智能手机的创新功能越来越弱,每一年的产品出新也无法给消费者太多的惊喜,更多创新是在外观设计层面,真正开创新的功能几乎没有。这从Iphone X之后苹果推出的几款手机就可以看出,核心的创新已经越来越少,软硬件方面几乎没有什么进步,包括华为、小米在内,真正能够推出引起轰动的现象级机型难度越来越大。创新的乏力,意味着传统智能手机业已经处于红利的末端,市场规模的增量空间开始缩窄。

 

图 1 2012-2020年中国传统智能手机出货量及增长情况 清博研究院制作

 

从2021年的手机竞争格局来看,荣耀在从华为剥离后重新拿到了高通的授权,由于荣耀不在美国实体清单内,所以与美国供应链企业的合作不需要审批。据悉,目前该公司已经在推进新荣耀采用高通芯片的5G手机的研发。这意味着,今后荣耀可以使用骁龙5G芯片,打造基于高通平台的新机。这一消息的出现使得小米市值一日蒸发300亿。如果作为小米竞争对手的荣耀有了芯片加持,加入与小米、ov的中高端机战局,这一市场将会迎来更多变数。

 

未来智能手机将发展成为全身交互设备,成为人与外界、内在交互的载体。抛开对附加功能和外观设计的极致追求,手机业或许可以在增强交互和提高算力上下功夫,使得智能手机成为人工智能时代最强的交互设备和最有效的算力工具。

 

智能穿戴——搭上人机交互快车,行业需求升维

智能穿戴是从手机中分离出来的一个行业,其发展势头已经开始超越手机。如果说传统智能手机正处于市场红利末期的话,那么,智能穿戴行业的发展才刚刚开始。由于智能穿戴设备能够与人体器官相连,是天然的人机交互载体,其未来感相比手机而言会更加强烈。

 

近年来国内可穿戴市场爆发的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一方面,可穿戴产品AI运动算法的不断升级,让可穿戴产品有了更多的健康监测功能,用户也因此更加喜爱这类产品。另一方面,AI时代的到来,让无线蓝牙耳机、智能手表、智能手环等可穿戴设备得到了广泛应用,并且在市场形成了全新的消费潮流。

 

图 2 2015-2020年中国可穿戴设备出货情况 清博研究院制作

 

未来智能可穿戴设备很可能成为人机交互的入口,一旦人的身体器官能够与智能可穿戴设备产生交互,那么,智能穿戴的市场空间将不能用现有的市场规模来衡量和预测,而是用手机的市场空间来类比了,而且智能穿戴的发展目前才刚刚起步,未来空间巨大。

 

特别是智能眼镜,打破了智能手表屏幕的限制,“所见都是屏幕”让智能眼镜有了“去手机化”的先天条件,2020年阿里发布的云电脑“无影”说明“去硬件化”,并不是异想天开。智能眼镜正在集手表、手环、耳机功能于一体。例如2020年10月华为发布的Eyewear II,在近期一场时尚盛典(2020年12月10日第十七届MAHB时尚先生年度盛典)中各路明星人手一幅Eyewear II,使之成为了焦点。智能眼镜的发展空间相对而言更广阔。

 

此外,可穿戴设备和物联网之间存在天然的联系,而且这种联系拥有宝贵的自我强化能力。所有物联网设备都需要与人相连,而这就是可穿戴设备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屏幕与触控功能的融合形成了现代可穿戴设备的基础用户界面。随着设备与用户的距离越来越近,用户界面和交互也需要变得更为自然。

 

短视频——新业态难拓展,市场或将由“蓝”转“红”

短视频行业经历了数年的用户增长,如今用户已经趋于饱和,虽然月活跃用户规模仍在增长,但增长速度已经明显放缓,这说明短视频行业用户规模的“刘易斯拐点”已经出现。从图中看,从2018年4月起,短视频行业的用户规模同比增速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图3短视频行业月活跃用户规模及增长情况清博研究院制作

 

自2016年抖音出现以来,移动APP领域已经鲜有创新性及颠覆性的现象级应用出现,短视频领域产品迭代亦缺乏标志性创新,这说明行业已经开始内卷化。整个短视频行业的研发技术投入总体不足、创新潜力有限,且众多行业新进入者加大了行业竞争,这导致了竞争效率不断降低,行业内卷化程度提高。

 

在短视频行业,内卷化就是接近增长瓶颈的用户规模,让平台、创作者都越来越将注意力集中在用户价值的转化上,其结果就是平台的边界会越来越超出原有的短视频范畴,开始逼近零售、泛娱乐等内容。现在可以发现各短视频平台上,直播带货和广告植入的内容越来越多,优质内容被稀释,这在用户规模增长遭遇瓶颈的背景下,可能降低用户使用APP的时间。如果没有更新的业态出现,短视频市场或将从蓝海变为红海。

 

在线游戏——刚需强烈,竞争格局稳定,仍是娱乐消费的主力

在互联网子行业,相比短视频、直播等来说,在线游戏对用户的黏性更高,一般而言,用户的流失只在不同游戏之间,而很少完全脱离整个游戏行业。由于在线游戏对玩家的高黏性,该行业对外部因素的敏感性较低。2020年的疫情更加速了在线游戏的渗透率。

 

从用户规模来看,2019年中国内地手游玩家达到4.68亿人,预计2020年内地手游玩家将接近6亿人。从市场规模来看,中国手游市场由2016年的972亿元扩大至2019年的1817亿元,预期于2020年突破2000亿元。

 

图 4 2015-2020年中国手机网络游戏用户规模及占比情况 清博研究院制作

 

从竞争格局来讲,腾讯游戏、网易游戏及其它游戏三足鼎立,主要竞争格局相对稳定。但小企业的生存状况不太好。2019年游戏企业倒闭共计18710家(2018年为9705家),同比上升92.79%。导致大量中小游戏企业纷纷出局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游戏版号的发放数量和审核速度上。

 

游戏作为一种低门槛、低成本的娱乐手段,已成为大部分人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一部分。手游对中国网民的渗透率是逐步提升的,到2020年已接近60%。可以说,在线游戏是互联网子行业中少有的内卷化趋势较低,发展势头强劲且持续的行业。2021年,在线游戏行业仍然是高景气和刚需稳定的赛道。预计行业内整体竞争格局很难被打破,而且手游渗透率将继续上行。

 

碳达峰、碳中和——变压力为动力,完善碳排放交易机制

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列为2021年的重点任务之一。提出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要抓紧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峰。

 

要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发展清洁能源、减少碳排放是必要的途径。大力发展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智能电网、新能源汽车等低碳先进技术和产业,既符合环保的大方向,也符合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方向。

 

再就是完善碳排放交易机制,增强商业化应用,有利于最大限度地调动微观主体的环保意识。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完善能源消费双控制度”。作为经济运行的微观主体,企业将在未来节能减排引发的一系列变革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加快节能降耗技术使用,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此外,绿色金融是实现碳中和的重要途径。随着我国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包括碳金融等在内的绿色金融业务发展将迎来巨大机遇。绿色金融并非行政摊派或接烂摊子,而是在金融资源向绿色项目倾斜的过程中有利可图,而且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

 

绿色金融在实施的过程中,要兼具公益性与商业性,特别是商业性,将会成为未来绿色金融服务的主要目标。绿色金融不仅在绿色项目上给予资金支持,而且在整个环保商业化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比如碳排放交易机制的建立,需要银行体系投入更多的资金和资源,甚至成为交易的主体,成为公众参与碳排放交易的媒介。

 

企业生态——政策“去杠杆”的过程中,刚兑被打破是必然

政策“去杠杆、去产能”的过程会出现刚性兑付被打破,企业资金链紧张等风险,而一些企业本身的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有问题,再加上个别企业打政策“擦边球”,未能提前做好风险应对,出现了爆雷、跑路等事件。

 

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其实很早就开始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法在2015年11月就已经提出,而传统产业比如煤炭、钢铁、有色金属的去产能从2014年甚至更早就开始了。这说明国家对于传统产业的产能过剩问题是有很早的预判的。而企业完全可以在此时期内未雨绸缪、做好内功,降低自身的经营风险。

 

但类似永诚煤电这样的企业,并没有在行业去产能的过程中把自身的风险降下来。从资产负债率来看,2007年末至2020年三季度末,永城煤电的总资产由317.8亿元增至1726.5亿元,总负债由222.16亿元增至1343.95亿元,资产负债率由69.91%上升至77.84%。这样的企业出现危机的原因不是单一的疫情因素或者经济周期波动因素所能解释的。本质上,还是企业的内部经营出了问题,资产负债结构失衡,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内部治理不完善等,导致企业财务不稳健,抗风险能力弱。

 

展望2021年,随着实体经济的复苏,以及央行在宏观流动性上保证基本量,企业经营环境应该会有较大程度改善,但也要重视企业自身的健康运营与发展。企业的重心应该放在如何做好产品、打开销路等经营问题上,而不是陷入债务陷阱和恶性循环,搞一些资本运作的把戏,进行企业资产和债务切分,把负担转嫁给投资者,把坏账抛给社会等。要注意吸取华晨集团、永诚煤电、蛋壳公寓等企业的教训,把企业风险控制摆在重要位置。

 

总之,虽然说行业内卷是2021年大的趋势,但是在可为的方面,我们可以减缓内卷化的程度。而且作为兼顾效率与公平的主体企业来说,更应该收敛资本无序扩张的习性,展现社会责任的一面。世界上不止有财富一个“KPI”维度,从历史发展来看,企业的责任力、公平性、格局与胸襟更容易受到社会的赞许和垂青,而这些才是企业持续发展的内力所在。